当前位置: 首页 > 原创 > 内容正文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当代实力诗人向枫作品选登 

时间:2019-08-07 14:39:53    来源:意不尽网    超级管理员:xibu    阅读:

作者简介:向枫,本名向大银,男,当代诗人。现居四川省会理县。世界汉语言文学作家协会会员兼四川凉山分会主席;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散文网协会会员。《定远文学》等个平台签约作者。大量诗作在各大文学平台发表。有诗作获第四届“中华情”全国诗歌联赛金奖;第五届中外诗歌邀请赛一等奖,并收录于《2018中外诗歌散文精品集》;获“强国梦”征文大赛一等奖。部分诗作入选《中国百年诗歌精品》、《当代爱情诗选集》、《诗中国杂志》、《中国风》书刊和《潮头文学》纸刊;近作入选《当代诗人》、《西部诗人》、《中国诗词传世经典》、《中国百年诗歌精选》、《世界汉语言文学》、《世界汉语言文学经典诗词曲赋》、《秋月华情诗选集》、《诗中国杂志》、《守望栖息地》等几十种选本。获2018魅力诗人和实力诗人称号;2019年巅峰诗人、实力诗人和优秀网络诗人。诗作在各种大赛中多次获奖。

作者诗观:打开生活百叶窗,捕捉瞬息划过心境的苦难和欢乐。在时空里暗自泅渡,聆听潮涨潮汐、花开花落;驱一叶小舟,敲击浪花,采摘灵魂深处那缕淡淡的芬芳……

 

向枫现代诗选

 

    

 

我喜欢一个人行走

任沸腾的蛙声打湿裤管

我看见一条溪流横贯山涧

在和风细雨中轻轻摇晃时光

迎面送来木鱼和梵音

 

寂静漫过心尖

一只雀鸠悄无声息地路过

它瞧见了我,回头一瞥

我感到荒凉和震撼

匆忙中拄着一滴雨水溃逃

将缤纷的誓言悬浮在路面

加把盐,腌制成标本

让日子沐浴着纯洁、沧桑和性感

 

更多的时候,想歇下来

和一块石头静静地坐在一起

坚守生命的和平

聆听秋色于人世间婆娑、闪烁、凋零

多么短暂的辉煌

但已足够装满我余生


  

 

雨终于停了。月牙儿挤出云层

淡淡的光亮停泊在身子骨

触松许多关节

思情缓缓斜逸出来

我摁住身体最隐秘的部分

将在这夜色中穿透、失眠

 

惧怕。爱和雨水

关于背影,雷电曾千百次复述

你从我心的泥泞中寻到窗楣

夺眶而出。那些饱蘸苦难的伤口紧握拳头

在雨影里放射,辽阔

 

你给我的快活如一片落叶从人世走散

每个夜晚必须关闭窗门

等雨歇,一束蓝光穿破尘埃回归

我因此可以欣慰地走动

抱着一些柴木和细节取暖

调整呼吸,用越来越枯犒的身躯

一次次翻动夜色

撩起你火苗闪熠的长裙

 

 场雨,将出行封贴在角落

 

一场雨,留给时空灰蒙蒙的余烬

从温顺到撕破脸,一次次硬起性子

将出行封贴在一个角落

我只有轻轻地触摸蛛丝

重新在心底织张网,接受污垢和虫蛾附体

推入屋檐下的祭坛

必将升起一炷浪花,浅唱或低吟

 

谁也替代不了我的日子。我种的鸡冠花

正蜷曲在墙角吐蕊

被一只蜜蜂盯上,蜜汁将被挪进蜂巢

壮大一个王国

我抬起谦卑的头颅,倾听闷雷

一次次辗过尘世,泛起巨大浪涛

滚石嘶声力竭地搬动咒语

无数苦难和贪婪顷刻被揉碎、沉寂

 

透过窗壁,用一滴浑浊的泪放牧人世

突然双目凌空。雨铺天盖地

通往羊群的草场,牧鞭悬浮起来

无力挥舞。我眯眼轻轻拧松仁慈

蛊惑阳光从诡秘沉郁的洪流中悄悄浮出

转载万物千般期待与欣喜

 

刹那间,黑云绣出一道白色闪电

仿佛从大地窃走根肋骨

我摁住疼,挣扎着

别让自己沦陷在这片汪洋里

 

面向太阳呼吸

 

挽着季节臂弯跃入时光河流

任千重骇浪沐浴,折叠

太阳总是板起面孔,在一株草尖上生长

我得到溺宠

可以大大咧咧放牧皱纹和忧伤

自由走进秋天的乳房

于阳光斜逸时分,深情地拥抱羊群

瓜分一块奶酪。给日子捎去香甜和问候

 

我经常感到羞涩,惶恐

攀附荆棘藤蔓寻找出口

把一颗心丢在旷野,同炽烈的光线肉搏

开拓一块圣洁之地种上炊烟和草籽

静等草籽破土,长出骨骼

一只蜜蜂背着花蜜路过,倾洒一世蛊惑

芬芳的疼拽紧脚跟摇摆

慌忙中,我腾出身体囤积青稞

宽恕自己,抱一捆柴禾凑近夜色

 

疲惫的利斧砍伐着星际

犬吠划破村舍。梦境被晨曦割断

三三两两的鸟影捧出一轮朝晖

露水和光线从时空转回

在我咳嗽声里种上金子般的钙粒

因此可以自由舒展,剔除尘埃中一些腐肉

收集花粉和快乐,熬制成一罐自尊

放进背壶。行走成一泓明晃晃的光景

 

有时,静听心跳夸张有力

默默地将风鞭举过头顶,甩一道脆响

弓下背收割一棵向日葵隐藏在匣壳里的秘密

坚持一种姿势生长,面向太阳呼吸

用金色光斑涂抹灵魂,让饱胀填满一切虚位

恍惚中,时间和铁锈停止了争论

一束太阳光穿壁而来,点燃远方

 

雨夜,捧出羸弱灯盏

 

一碧沉默的苍穹,雷声骤至

雨水轻叩柴门,伤口蒂疥

挽一帘花瓣出行

凝望你的背影在雨雾中挥洒成趣

 

所有章节完全打开

我听到蛙鸣滑过你纤长手臂,点燃泥泞

迸发出香喷喷的脆响

日子栉第绽放,忧伤在风中摇曳破碎

我依着一粒种子扎根

为季节送去秋波

 

既然选择尘世和烟花

我弯下腰,用一缕清风默默擦洗诗句

高举挫骨的疼,从你梦中驰马

把一场别离泡在酒缸里掏空

趁兴泅渡暗流,捧出羸弱的灯盏

 

有时正襟危坐,买一堆无聊堆放窗口

小心折叠,像折叠破乱的落寞

你白丝巾飘过我关节,卸下身体所有铁锈

闪烁着血液和光感

 

这空无一人的雨夜,必须学会练习

摁住沙尘,别让狰狞吹进眼角

默诵一些恩赐,记住你和你的城市

站在我风景肩胛上遥相辉映

撕开一条狭长甬道

潮起。伴着一阵雷电,有远帆隐现

 

若虚拟一场缤纷

 

无意从日子里翻出一个酒杯

杯壁已结满灰尘,如茧

轻轻扬起眼角,接受时光瓶穿越

所有往事磕碰而至

被浪花雕琢成一滴滴眼泪

 

若虚拟一场缤纷

时间端坐窗台,煽动沁凉的雨丝

从容地导演一幕幕花开花谢

用茫然剪辑你沧桑容颜

在深邃的夜晚种上一世的疼

 

把伤口放进盐水浸泡,是我惯用的伎俩

常常将繁体经文摆满骨架

小心翼翼掸去灰尘,一字一字咀嚼

译作冰寒后的春雷

嘶声力竭搀扶起绿意

植种在脚跟,如钟摆撕裂寂寞

 

那些曾经的优雅,在骨纹处长成痢疥

如拐杖驮着肢体敲打路面和行走

我只好踮着脚尖歇在一片树叶上

小心翼翼梳理血液,耐心呼吸

直到有一天向红尘献出浆果和吸管

 

   

 

热浪绷着脸,从日子里火辣辣穿梭

烦躁、郁闷和羞愧塞满每道出口

我只有藏身一块瓦砾,用汗滴

雕刻一场缤纷的劫难

 

碎光在指尖游动,你必须攥紧耐力

像一棵干瘪的露珠攀上草端结缔

把饥渴和委屈高高撩过头顶

等待雨水到来,摇着你吱吱拔节

 

常常睁大眼珠和天空对峙

揣一滴泪翻山越岭,独步天涯

在火辣辣的风口扬起桅帆

远方,海平面正被一群浪花分割

潮头侧卧。雨季盘着一块礁石走向流云

我深深低下头,继续赶路

任凭烟火飘进五月的峡谷

饭味,在雷电里静静流放

 

我必须拧紧喉咙,嘶声力竭

一个人背上雨壶悄无声息地舒展

从时间皱纹里掘出一股透亮的清泉

倒入酒香,缓缓流淌

 

    

 

夜色如白鸽,轻轻歇进草坪

啄人的疼扑鼻而至

蝉悄悄扭动腰肢,在干裂的草尖炫舞

欲煽动一场雨水,打开关节

空旷的四壁,无数精灵跪地

背靠背,深情地触摸雷影

 

一阵蛐吟打破沉寂

稻田里堆满时光碎屑

热浪拧着大砍刀,如一辆马车辗过胸口

窒息的疼在风中宣扬、结疥

眼角,泉口吐出猩红的焰火

趁短暂歇息,伏下身子骨积蓄一罐勇气

叩开红嘴鸥的尖喙

衔来一波潮汛,放在日子里簌簌滑落

 

如果注定行走,请撅断桅帆

给远方捎去撕心力竭的围剿

驻足让道。演绎一场倾城之恋

我搂紧雨滴小蛮腰,疲惫突围

水痕抖动了下,四野欢呼如潮

 

  

 

听流水潺潺,漏下一群赤裸裸的鱼背

柳枝在风中缠绵,卿卿我我

迷路的蟋蟀,匆忙寻找藏身之所

慌乱中,夜摇曳着寂静

一丝透凉如马车辗过胸口

溅起阵阵莫名的疼

 

小虫们躲进草丛,用触须翻动板结的土地

一次次深情地复习着陈词滥调

把时光放在胸前,等待雨水漂洗

季节的车轮拴在风口,欲行,却被犹豫堵住

一朵盛开的月色扭动腰肢,轻轻爬上河堤

顷刻,万念缵动

相思蕊撕开记忆的血痕

 

在夜里行走

可以沉默或者呐喊,撕下岁月的面具

用脚步丈量寂寞,点一支烟感动情绪

兜一卷风轻轻抚弄身体,和影子亲密交谈

摒弃尘世的纷扰,猜忌

剖开心扉,握住一枚叶呼吸,横笛

将雨水的骨骼放在胸口

遵循时间秩序,撬动一场缤纷的潮涨潮落

 

   

 

热浪绷着脸,从日子里火辣辣穿梭

烦躁、郁闷和羞愧塞满每道出口

我只有藏身一块瓦砾,用汗滴

雕刻一场缤纷的劫难

 

碎光在指尖游动,你必须攥紧耐力

像一棵干瘪的露珠攀上草端结缔

把饥渴和委屈高高撩过头顶

等待雨水到来,摇着你吱吱拔节

 

常常睁大眼珠和天空对峙

揣一滴泪翻山越岭,独步天涯

在火辣辣的风口扬起桅帆

远方,海平面正被一群浪花分割

潮头侧卧。雨季盘着一块礁石走向流云

我深深低下头,继续赶路

任凭烟火飘进五月的峡谷

饭味,在雷电里静静流放

 

我必须拧紧喉咙,嘶声力竭

一个人背上雨壶悄无声息地舒展

从时间皱纹里掘出一股透亮的清泉

倒入酒香,缓缓流淌

 

    

 

当雨水姗姗来临,撕裂夜幕

像一朵朵野蔷薇开放窗壁

我收拢出行的抑郁

给远方荷塘订购一片蛙声

 

调整呼吸,顺势扳倒百年枯溪

悬瀑。任水容四溅

躺进一叶搁置已久的方舟

用残缺的桨片撼动日子

远处,浪花翻卷

吐出一串串璀璨焰火

 

有时,我止步于行

站在季节肩胛上,凝望你

思情从脚跟处弥漫

一个人把寂寞举过头顶

默默收藏好你微笑和承诺

静候一滴滴雨水在空荡荡的夜晚滑落

潮声四起。时光河堤结满青苔

 

而那些遗忘在远山的呢喃

像拴马桩,沐浴着沧桑

绕过一道道梁

雨雾深处,万物扭动身子

如岁月钟摆,刻画出入骨的空渺

 

  

 

一抹抹落叶,飘零无声

如阳光的碎片

洒满山涧

熟透了的泉水,丰满

把蓝天扯在胸前焐了又焐

 

而那只渗在果味里的蝉

用肥胖的嘶鸣,宣告

生命最后时刻的辉煌

和隐隐作痛的别离

 

裹着一丝透凉的风    

把稻香揣在怀里

如招摇过市的杏黄酒旗

插满屋檐每个角落

 

 

大雁向着暮日飞去

牵出一季的心情

弥漫着青苔的石板路上

秋,让一盏灯䒖䒖孑立

隐隐作泣

 

   

 

你赤脚,攥紧每一寸土地

揉碎阳光

身子骨硬朗得能吞下烈焰

 

把呼吸埋向根部

沿着一条甬道寻找蜜源

摇落缤纷的蜂翅

无数血痕端坐枝头,吐蕊

 

仰望雨水,你在余晖中端起风杯

邀一抹云霞同醉

将秋归深深地焐在胸脯

 

我倚着心思看你露齿,抑郁

为丰乳备下一朵浓黑的流云

轻轻拨窗,牵滴雨水

消融你残缺的守候

 

潮声四起。你尽情梳洗,欢愉

我驮着你乳汁,翻越每一道坎

双手牢牢地握住日子

储藏一罐鲜血和一堆木棍

寄给暮秋,独自缠绵

 

入夜,备下酒盏

 

寂寞时,群山含羞

躲进一束光里,紧拽夕阳衣角

余晖是把蒲扇

在浩大的时空静静舒展

有许多翅膀沉巢,拐走一天

 

入夜,必须备下酒盏

饮下取舍。听一只蚊子撕破脸

飞进骨髓说三道四,镂空旧怨

一个人悄悄打开窗

倚着凉风栏杆远眺

泅渡一些想法上岸

 

用习惯的方式,止住咳嗽

心底升起阵阵炊烟

拉着田野一株麦穗低头许愿

倾听血管里流窜的清香

趁月色,扛一袋蛐吟入舍

 

梦归处,火塘边撩起一炷诗句

点亮沧白的出行

 

相遇五月

 

爱的光波推动我。一路向北或向南

竹海尽头与你眸子汇合

仰望你的天空,雨雾中

山峦结满沉甸甸的梵文

我一边诵读,一边握住时空隧道奔跑

 

相遇在五月,繁花凋零

人世已摊出众多青色浆果

风这个多情浪子,驮着产房走来

我嗅到你发端嘤嘤般的啼哭

亲爱的,请掐灭阵痛

日子会一天天长大,一天天衰老

但心会在草根处顽劣结缔

聆听五月潮汛萌动,从远山衔来一片征帆

 

拥你,木房子荡起一阵波涛

我在你隐秘处用桨片轻轻触摸

把所有的呢喃揉进你血红的唇

任凭窗外雨滴一次次撩起雷电

光,划过你脸颊欢欣跳跃

我终于搬动心底一块巨大的石头

端坐在夜的枝头,悄无声息地拔节,扬穗

 

当晨曦扣门,我们重又坠入尘世

捧起一卷清丽的鸟影

策马,寻找生命栖息地

把卑微缝进衣领,敞开胸擦洗呼吸

天空已为我们的旅程准备了星月盛宴

 

这五月,寂寞犹如一朵流放的云

我将在一丛蔷薇枝上打磨情绪

摒弃光阴里所有褐色小虫

牵你手贴紧土地收割

用一把镰刀在麦茬上欢快舞蹈

或者坐下来,垫着月光锯齿促膝长谈

你的心跳,泛起一溜金色热浪

 

    

 

村舍很静。一段陡坡的距离

我听见夕阳诵经声

从母亲炊烟里飘出来

一只憨雀子,衔着树枝

围老树打转

它在等。等春光

扑棱棱溢出窠臼

在地面布满隐痛生长的根须

月亮接过天空

母亲接过经书,倚紧门框

诵读。小心翼翼翻动皱纹

像翻动一块板结的土地

时光码头,青春

磨出厚厚的血茧

 

备下容器,采集欢乐

 

夜已深,我依然站立原地

像一棵蓬松着念想的树

接受月光无休止割据

一次次弓下背,从骨裂处捧出血浆

献给天空。欲撼动一幕星

驮滴透亮的雨水入途

 

热浪里储满麦香

一推烤熟的蛙声正在上游结伴而行

我必须备下容器,采集欢乐

打开心灵百叶窗,归隐田间躬耕

挑两担诗句回来

用岁月的烟头触摸、焠亮、安神

 

亲切地梳理情绪,和一片叶练习呼吸

拽紧风铃摇响空荡的四壁

匆忙中剔零郁金香花蕊

让夜结一串明晃晃的穗

有流星呼啸着割破食指,沉入山涧

为五月献上殷红、缠绵和悱恻

 

我因此得到饶恕。轻轻躺下

钻进凌乱的草堆闭上眼,盘根错节

或用一滴清泪触碰蟋蟀阳台

亲切聆听琴音淌过我必经的路口

在茫茫夜色中剧烈起伏、闪烁

 

选   择

 

歇下来,结束一天简单的行程

睡在单人床上,关闭欲念

杂乱无章地重新规划和过渡黑夜

我会打开关节,祭奠一场雨

从烈日中归来,瘦如枯犒

 

窸窣声舐舔着劳累,惊艳绽放

那些碎瓣携一缕芬芳滴入尘世

掘出阵阵透亮的光斑

我因此无梦。起身腾一块心地

种上芍药,让剩余的日子磕磕绊绊结缔

 

风卷帘动,也许行走在窗外的马鞍

会晃出一对乳房,闪烁着蓝色光焰

我被一堵墙阻隔,无力推开

只有弓背吹灭烛光

任血浆渗在夜里搅拌

开许多淡淡的小花,静静摇曳

而那只消失在雨雾中的鹰

总是拔出尖喙,一次次啄开云层

还给我无限缠绵和自卑

 

聊以自慰。选择一种姿势蜷曲

从骨缝里接过酒杯,将犹豫一寸寸削短

口含雷电,圈地青苔储满雨水

小心躲避尘缘的陷阱

我用木梯赎来一张豹皮,在森林里走动

身后却晃动着乱糟糟的箭影

 

若 相 惜

 

你款款而至,撼动我时光的蛛丝

这少雨的季节,你是一只蝶

摇曳着芬芳和呢喃

千百次指引我扣响凡尘

背对过往缔结藤蔓

 

我正从自己身体里醒来,怀抱一团光

把你容颜装进杯子,咀嚼

心中倾出一波空洞的说辞

该怎样剖开那轮月,走近你城堡

坚守一份沉甸甸的宁静

 

或许,攀援你心底峭壁

把盛开的雪莲拟作睡衣

扯一溜云为你梳妆,让日子在平淡中美丽

有时,我会摘下一堆星聊慰

打开关节,任诗句在骨髓里奔跑

 

就让今夜的月光搂紧拴马桩

若扬尘,马背横笛

我们远离刀光剑影

一路天涯牧歌,生生相惜

 

谷 雨 情 节

 

热浪中,一滴谷雨被撕碎

偌大的光阴,我只听见一只布谷鸟穿越

把农事拽向田间地头,翻新

种上苞谷和绸缎

驼背的生命怀揣染色体,訇然疾走

 

犁铧声依旧在隧道里传递

乡村空洞洞的四壁

被岁月打磨成一口老井

炊烟,是辘轳的香枕头。余晖散尽

梦里总会走出一片蛐鸣,揪心而入骨

 

黎明渡口,我看到天空愤然怀孕

一朵雨水背着麦穗,拔节

雷的重锤已举过头顶

所有清规戒律将分娩,溃堤

 

面对短暂人世

我该怎样安慰一株雨中行走的蔷薇

默默歇下来,选择泥土和扎根

封存一切华丽的衣着

转身向日子交出粮仓和果实

 

穿     

 

没来得及陪一朵小花吐蕊

光亮便躲进云层

穿心的透凉,像一段木楔深入骨髓

蓬松着狰狞的疼

每晚,打起精神跨过床岸那堆词根

在梦里直立起勇气

和一堆候鸟练习飞行

 

天空长出许多翅膀

雨滴们嚼着舌根,俯冲而下

蒲公英蜷曲身子,抱紧自己,闪烁着淡香取暖

那被春情灼伤的模样

弥漫着娇怜。一只蚂蚁走出巢穴

一群蚂蚁跟着,和我

穿越叶面下辽阔的等待

 

隔着一扇虚掩的门

我嗅到了空气中无数丑陋的精灵

背着行囊,正在搬动春天第一枝玫瑰

 

原谅自己

 

用尽浑身力气,终于在水纹处浮现

背着湿漉漉的喘息

我看见一束光折射进心底

缓缓地爬上脊背,打开骨骼

多么有力的舒展。月亮

从此无拘无束地在我日子里走动

 

野百合嗅到了光亮,有些慌乱

一汪月色背靠背。狭长的甬道里

虫影晃动,一群甲壳背着行囊艰难穿越

我赶到出口,除了强忍住

要么失态。原谅自己

一直锁紧宿命的镣铐断送远方

 

于是,我拄着蛐吟

撕碎月亮的蛊惑故意在人情中走散

寻找泉水,倒进时光二分之一处

每天喝一杯,忘掉前生

重新咀嚼幸福的分步式

 

拯    救

 

 

月光如瓶塞,将空洞的夜一阵阵拧紧

我握住失眠的窒息

慢条斯理磨制入口或出口

倒一杯浊酒,焊接思绪

把身子骨堆放在诗笺上拷问

剔出所有残渣和隐疼

接纳灵魂无休止的缝合、洗礼

 

拯救一滴雨水。六月陷入漠地

枯岸,旋转干瘪的唇

将守望一丝丝剥开,涛声闯入

顷刻间,我听见稻秧拔节、抽穗

躬身向大地献出沉甸甸的阵痛

 

雷电中,雨光着膀子

像一根桅帆斜插进梦里

荷憾莲动。轻轻焊接标尺,还给时间一条腿

在身体关节区自由走动

如果删去叙事的枝节

把压抑系在脖颈,吹灭漫天黑云

用晨风一瓢一瓢舀出山体轮廓

和黯哑的虎啸

 

于是,我小心捧着岁月褶皱

挥舞风鞭,从尘世的沼泽地抽身而出

择一帘春秋醉卧,拟以星云为谋

点亮骨骼风景。偶有登顶,俯瞰人情

一缕炊烟飘来,我无力扛走

 

尘   缘

 

倚着一弯孤独的城池

我放慢脚步,任柳枝扬起情绪

轻轻地触摸过往

将疲惫像铆钉一样插入地心

欲撬动一场雨水,在五月的脚背上闪烁

 

透过柳隙,天空板起面孔

傲慢地从远山供出一轮清辉

顷刻,撕开尘缘滑翔的梯

我因此得到救赎,可以小心翼翼折叠伤口

和一个稻草人买卖去年的谷粒

堆放进船舱。等着潮声四起

 

端坐源头,在一片桨上重新规划光阴

种池碧荷,怀上蛙鸣

聆听一只燕风雨中返程

思念的滋味沉入河谷。我拄着涛声

触碰每块坚硬的礁石,镶进新绿

独自荡起小舟,在浪花里锉洗诗句

 

也许无法逃避,岁月的表情裹着一块硬骨头

我在无尽渴望中乱了分寸

只有拖着石磨,让浑浊的月光嘶鸣

接受长夜冠与我爱的虚名

 

日   子

 

放下躁动的情绪,泡一杯淡茶

热雾缭绕中,内心便抽出几片新芽

侧卧摇椅轻轻晃动,闭目

尘事被一只山雀衔来,不经意触痛腰椎

即使无尽苦闷,我选择放弃加糖

喝着淡淡的伤痕把睡眠寄给远方

 

每天循规蹈矩,上下楼梯

走过一条狭长的甬道。深呼吸

将时光拴在脚底,磨破,放进皱纹的酒杯

然后无消停地咳嗽。只有等夜深人静

独自摆下几蝶文字闲聊

幸而,还有月色和星光悄悄透过窗壁

没让日子承受太多的潮湿

 

有时会觉得炫目。当蚊蝇触怒蛛丝

生存玄机挫裂自尊,盲目可疑

弓下背用清水洗面,捧出几分度量

握住阿Q的细辫于风口摔出脆响

挺直腰板,别一卷书生气

闲庭信步。再次返回人海握手言和

 

停留间错过许多蛊情的驿站

接下来的日子,即使行走缓慢

我也会不断起身,沿着一条幽深的河谷

等雨水来临。任浪涛一次次触碰裤管

或许已注定,单薄的躯体被风轻轻一撕

便沉入潮汛的泥潭,长出一片蛙鸣

摇曳着时光剥剥拔节

 

编辑:西部开发报道网编辑部
免责声明:本文为友情转发内容,仅代表作者、用户个人意向/观点,请阅读用户自行分辨,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投诉!
  • 【社会】 阅读:22104 2019-10-05
  • 【社会】 阅读:22104 2019-10-05
  • 【社会】 阅读:22104 2019-10-05
  • 【社会】 阅读:22104 2019-10-05
  • 【社会】 阅读:22104 2019-10-05
  • 【社会】 阅读:22104 2019-10-05
  • 【社会】 阅读:22104 2019-10-05
  • 【社会】 阅读:22104 2019-10-05
  • 【社会】 阅读:22104 2019-10-05
  • 【社会】 阅读:22104 2019-1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