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娱乐 > 内容正文

李玉刚:在风雨中继续走下去

时间:2019-05-03 14:56:59    来源:北京日报    编辑:陈飞    阅读:

《昭君出塞》剧照,李玉刚饰演王昭君。

  “李玉刚六年都不‘放过’王昭君。”近日,李玉刚的全新升级版诗意歌舞剧《昭君出塞》在天桥艺术中心上演,演出之后,一位粉丝这样给他留言。

  “他说中了我心里想的。”李玉刚看到这句话深以为然,“昭君确实是我放不下的一个人物,我对《昭君出塞》执念很深。”

  从萌生为昭君做舞台剧的念头起,到把《昭君出塞》捧到台前,李玉刚足足用了六年时间。六年中,他卖房子筹钱,做出一版后不满意又沉淀四年,期间拒绝了很多演出商的邀约,还遭遇了父亲去世等打击……如今,他终于如愿了。

  为“昭君”,卖房筹集资金

  最近上演的《昭君出塞》,并不是李玉刚首次把昭君送上艺术舞台。

  2015年,他曾和叶锦添一起制作过一个版本的《昭君出塞》。同时看过这两次演出的观众会发现,两个版本差别极大,从内容到人物塑造,到舞美风格,都不一样。今年的版本可以说是一个故事更加集中、审美更加简约的版本。两个版本在李玉刚心中的地位都非比寻常。

  众所周知,李玉刚是通过央视《星光大道》走入观众视线的。他一直以反串女声的形式表演,他的表演受到称赞,也遭受了不少质疑和异样的眼光。怎么面对别人的眼光?自己的艺术方向到底在哪里?李玉刚并非没有挣扎过。而当接触到昭君这个人物时,除了被她身上的家国情怀感召,李玉刚突然强烈地感觉到,“我可以懂她!”

  “她一个弱小女子,一生颠沛流离背井离乡,那种心路历程可想而知。我17岁离开家,辗转各个地方,那几年中,没在一个地方呆过超过三个月。”昭君这种辗转他乡、永远探寻的经历一下触动了他。六年前李玉刚决定,要为昭君做一部舞台剧。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做舞台剧不是小打小闹,最先需要的就是钱。“你不先组建团队,垫付很多费用,别人怎么会相信你是认真的。”当时李玉刚也没有拉到赞助,无奈之下他卖了自己的房子,这才拿到了几百万元的启动资金。在筹备的几年中,李玉刚也不止一次拿自己商演赚回来的钱贴补《昭君出塞》,“《昭君出塞》就像我的孩子,我太珍惜它了。”

  为沉淀,拒绝不少商演

  第一版《昭君出塞》在2015年推出之后,很多人为李玉刚高兴,可他总觉得不够满意。大概太钟爱昭君这个艺术形象,他总觉得还可以挖掘更多。

  “因为第一版中我同时兼任导演和主演,在编剧上也花了很多心思,做导演要操心的事情太多,导致在表演上可能没有那么多时间钻研,留下了一些遗憾。”李玉刚这样反思。其实在这几年中,不少演出商找到他,希望可以将2015年的演出重新巡演,李玉刚都拒绝了,“我跟自己说停一停,别着急,我需要沉淀。”

  “我当时的心情和昭君一样,就像昭君在汉宫里等待。”李玉刚做了这样的对比。在今年上演的《昭君出塞》中,有一场戏叫“如素”,极简的舞台上垂下纱幕,不少后宫佳丽穿得花枝招展,在画师毛延寿面前招摇而过。唯独昭君,穿着一身纯白的服饰,迈着典雅的步伐款款走出,更不愿贿赂画师。等待她的,当然就只有清冷的后宫。

  其实在这几年中,李玉刚心里一直很纠结。他对昭君那么喜爱,当然希望自己可以自导自演,做导演也是他的艺术追求,“我知道我的艺术方向,以后如果我不能在台前表演了,我是要转做幕后的。”但再面对昭君这个角色,他又觉得自己应该把精力放在表演上。他一边纠结一边准备,直到去年夏天,他遇到了来自台湾的导演李小平,“他是京剧演员出身,对中外戏剧很懂,我想他会很懂我,认同我的艺术身份。”

  此番专心做演员,李玉刚加入了不少全新的理解。他特意不做明显的兰花指,少做浮夸的女性化动作,“我希望通过内在的提升表达情绪,而不是过分雕饰。我希望回归更真实的表演,这也是这几年中我经常琢磨的事。”

  为父亲,送上“昭君”作礼物

  在准备《昭君出塞》的过程中,李玉刚遭受了一次很大的打击。2019年春节前,他的父亲在老家病逝了。

  “那时候我还在北京准备《昭君出塞》,父亲是元月六日去世的,我到家他已经离开了。”说起这个话题,李玉刚用双手扶住了眼睛和额头,向后一仰头,把额前的头发扫了过去——这是整个专访过程中,他做出的最大幅度的动作。“我内心很难受,觉得自己是个不孝子。”他喃喃自语。

  父亲的去世让李玉刚沉寂了一段时间,直到父亲去世的第44天,他才通过网络发出了这个消息。“有一段时间我改掉了微信名称,我叫自己‘李玉刚·父亲的梦’,《昭君出塞》就是送给我父亲的礼物。”李玉刚又一停顿,“我想他一定在天上保佑我,《昭君出塞》才得到了大家的认同。”

  李玉刚说,这版《昭君出塞》对他来说也只是一个开始,《昭君出塞》会巡演下去,他的艺术之路也会像昭君一样走下去,“我知道大家对我有质疑,觉得一个男人怎么来演昭君,其实这才是偏见。我不是冠冕堂皇说大话,我很想让大家知道,我一个七尺男儿是真的想把昭君演出来,真想用民族的艺术形式,把她的精神传承下去。”

  《昭君出塞》刚刚启动时,李玉刚曾去西安昭君出塞的遗址采风。说是遗址,现在已经毫无痕迹,就在西安郊区。他想,那就在史书上说的遗址鞠个躬吧,没想到当他鞠躬起身时,天空突然狂风大作乌云密布。他抬眼望了望远处的天空,“或许昭君出塞时候就是这样的天气吧,我也会在风雨中,继续走下去。”

 
编辑:西部开发报道网编辑部
免责声明:本文为友情转发内容,仅代表作者、用户个人意向/观点,请阅读用户自行分辨,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投诉!
  • 【社会】 阅读:22104 2019-10-05
  • 【社会】 阅读:22104 2019-10-05
  • 【社会】 阅读:22104 2019-10-05
  • 【社会】 阅读:22104 2019-10-05
  • 【社会】 阅读:22104 2019-10-05
  • 【社会】 阅读:22104 2019-10-05
  • 【社会】 阅读:22104 2019-10-05
  • 【社会】 阅读:22104 2019-10-05
  • 【社会】 阅读:22104 2019-10-05
  • 【社会】 阅读:22104 2019-10-05